婺源绿茶

17687932030

探秘婺源绿茶

作者:婺源绿茶网     发布时间:2020-06-15
婺源绿茶网:今年5月21日,茶乡婺源举办“茶和世界·品享婺源”首届国际茶日活动,让更多的人士知茶、懂茶、爱茶,共品茶香茶韵,共享美好生活。这既是茶乡儿女的文化自信,亦是文化交流的国际语言。2019年12月,联合国大会宣布将每年5月21日确定为“国际茶日”,以赞美茶叶的经济、社会和文化价值,促进全球农业的可持续发展。
 
一片看似寻常的叶子,却拉近了美好祈愿、促进了国际交流、传播了优秀文化……这片叶子,很不简单。
 
婺源有幸,以其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和先天优良的生态环境,获评“中国绿茶金三角核心产区”。“晴时早晚遍地雾,阴雨成天满山云”的地域气候,孕育出了婺源绿茶“颜色碧而天然、口味香而浓郁、水叶清而润厚”的独特品质。婺源绿茶,满载荣誉、有口皆碑,一度是婺源的代名词,是婺源走向世界的通行证。明清以来,婺源绿茶沿着“一带一路”漂洋过海、流传世界。如今,婺源绿茶远销全球六十多个国家和地区,并长期占领欧盟市场出口份额的“半壁江山”。
 
有人说,一杯上好的绿茶,能把漫山遍野的浩荡清香,递送到唇齿之间。茶叶仍然保持着绿色,挺拔舒展地在开水中浮沉悠悠,看着就已经满眼舒服……
 
采茶姑娘:胡芬
 
看来,一片叶子,代表一种美学和一种生态文明。
 
婺源绿茶历史悠久、景致绝佳,唐代“茶圣”陆羽在《茶经》中,就有“歙州茶生于婺源山谷”的记载。经过千百年的沉淀与打理,那一片片蜿蜒在婺源绿水青山间的标准化有机茶园,宛若天生的绿色音符,奏响着“茶乡之歌”。如果说,钢琴师是在键盘上施展才华;那么,婺源则是在山水里谱写乐章。俯瞰婺源茶园,亦像婺源梯田油菜一样,有着大地指纹般的震撼力、感染力,摄人心魄。只不过,它们的色彩,一种是黄的、一种是绿的。黄的,往往“时过境迁”;绿的,则是“亘古不变”。
 
 
我想,诗意栖居在绿色音符里的茶乡儿女,开门见绿满眼入画,不用端起茶杯喝上一口,就陶醉了视觉、忘却了味觉,而耳边又不时传来了山峦白云间的燕雀鸣叫……这样的美学享受与生态赐予,自然会引起不少文人墨客吟咏题记。
 
“寂寞山林日影斜,绿荫深护几人家。我来恰值炊烟起,满座香风酒与茶。”清代光绪年间,婺源人张光禄先生在甲路村作的这首七绝,不论谁看了,都会心生向往吧?“雕琢山成万亩田,几经盘曲上层巅。春收茶茗秋收稻,尽带云香与露鲜。”清代医家、学者,婺源人张丹崖先生作的这首《茶漕》诗,既含蓄表达了山民劳作的艰辛,也委婉流露了田园收获的慰藉……婺源乡贤的这种融情自然、体恤百姓的襟怀,恰似一缕茶香,暖润人心、回味隽永。
 
新时期,在时代发展浪潮中,婺源绿茶一直勇做“弄潮儿”,“茶功夫”赢得世人瞩目。君不见,“婺源问茶”乡村茶旅游路线,获评“中国十大金牌茶旅游路线”;“千年茶乡婺源问茶寻春之旅”路线,入选“全国20条茶乡旅游精品路线”;“婺源茶文化之乡寻茶之旅”线路,入选“夏季避暑到茶乡·全国茶乡旅游精品线路”……一条条“问茶”之路,就是一道道生态文明之答,不断揭开着生态文明的婺源“茶谜”。更有值得一提的是,婺源大鄣山有机茶园荣获“卡洛·斯卡帕国际园艺奖”,喜摘这个国际园艺界“诺贝尔奖”,在我国尚属首例。由此,也掀起了千年茶乡茶业研学游的新热潮。
 
 
婺源是千年茶乡,生于斯、长于斯的婺源人长期受茶浸润、受茶熏陶、受茶启迪,也涵养了婺源人特有的精气神。
 
这种精气神,可以诠释为“方婆遗风”。
 
五代时期,婺源浙源乡村有一位慈眉善目的方婆,她常年在浙岭岭头结茅庐、汲山泉、煮绿茶,方便过往行旅饮用,分文不取。方婆辞世后,葬于浙岭上,过往路人感其恩德,途经其墓时捡石堆冢,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,方婆墓逐渐堆成了高达六米的大石冢,世人尊称为“堆婆冢”。
 
方婆故事对婺源民间风俗影响深远,成为民间推崇至善至美的精神象征,广泛影响教育后人。婺源乡民沿袭“方婆遗风”,以礼待客、好善乐施,在乡村一些山亭、路亭、桥亭、店亭设缸烧茶,免费供行人饮用。有的甚至帘旗高挂,上书“方婆遗风”四个大字,成为婺源茶文化的精神传承者。
 
 
“五岭一日度,精力亦已竭。赖是佛者徒,岭岭茶碗设。”(元·王仪《过五岭》)茶乡有幸,“方婆遗风”以茶为媒,陶冶着婺源百姓的道德情操,飘香着浓郁的茶文化内涵。如今,随着客观形势的变化和交通环境的改善,虽然山亭、路亭、桥亭、店亭已成人文景观,然而“方婆遗风”却一脉相承,至今仍是婺源茶文化的“代名词”。受此启发,有智慧的婺源人还挖掘借鉴朱子《家礼》,弘扬传承了以“敬、和、俭、静”为文化内涵和道德精神的婺源茶道,并挖掘打造了茶礼、茶俗、茶歌、茶规、茶号等文化看点。不论农家茶、富室茶,还是文士茶等,追求的是汤清、气清、心清与境雅、器雅、人雅。“焚香、赏茶、涤器、置茶、洗茶、冲泡……”婺源茶道饱含着当地乡民对生态的敬爱、对客人的敬重、对礼仪的敬仰等。在我看来,那些都是对“方婆遗风”的浓缩和释放:浓缩得满怀敬意,释放得坦荡畅快!
 
 
对于熟悉的事物,人们一般不轻易动笔,怕词不达意,心生遗憾。幸好有了朱子,让我对婺源绿茶有了新的认识。
 
 
如果说,陆羽是公认茶圣;那么,朱子可谓婺源茶圣。
 
婺源是朱子故里。“历数唐尧千载下,如公仅有两三人”,南宋咸淳五年(1269年),宋度宗诏赐婺源为“文公阙里”,和“孔子阙里”并列,从此婺源被誉为“江南曲阜”。
 
朱子一生嗜茶爱茶,晚年自称“茶仙”。八百多年前,他从福建回家乡婺源扫墓时,不仅把武夷岩茶苗带回家乡,在祖居庭院种植十余株,还把老屋更名为“茶院”,并亲作《茶院朱氏世谱后序》。
 
作为南宋理学家、教育家、哲学家,朱子以茶论道传理学,把茶视为“中和清明”的象征,以茶修德、以茶明伦、以茶寓理,不重虚华,崇尚俭朴。他曾借品茶喻求学之道,通过饮茶阐明“理而后和”的深刻道理。朱子尝云:“物之甘者,吃过而酸,苦者吃过即甘。茶本苦物,吃过即甘。问:‘此理何如?’曰:‘也是一个道理,如始于忧勤,终于逸乐,理而后和。’盖理本天下至严,行之各得其分,则至和。”(《朱子语类·杂说》)朱子认为,学习过程要狠下工夫,苦而后甘,始能乐在其中。朱子智慧,启迪后人;朱子论茶,以理服人。茶乡有幸,受朱子理学思想和朱子“茶语”的熏陶与点拨,涌现出了程鼎、许月卿、胡炳文、余懋衡等诸多理学名家,奠定了婺源丰厚的人文色彩,赢得了“书乡”之美誉,文星璀璨、名不虚传。
 
南宋绍兴二十年(1150年)春,朱子首次回婺源,他在表弟程洵的陪同下,漫游到婺源县城东门旧城墙脚下,见泉水清冽,甘醇可口,遂挥笔在池边题写了“廉泉”二字。其时,已中进士两年即将步入仕途的朱子,以“廉泉让水”的历史典故,来表达自己廉慎廉洁的心志。我想,有了“廉泉”二字,就让茶乡婺源有了更深刻的茶道内涵。婺源茶道,实乃廉洁之道、礼让之道,弥足珍贵、不可多得。
 
我想,不论种茶者、制茶者,还是品茶者、悟茶者,都应到婺源县城东门旧城墙脚下,去瞻仰拜谒“廉泉”之道。经历了千百年的风霜雨雪,“廉泉”二字清晰如初,恰如茶香,无惧岁月。    
 
廉之味、让之味,乃茶之大味、终极之味!
 
 
婺源,一幢幢徽商大宅,就是一篇篇茶产业的发展传奇;一道道悠远茶路,就是一条条穿越时空的茶文化之路。
 
 
一片叶,香飘千年;一片叶,享誉世界。
 
“一味独香不是茶,百味齐香茶满园。”经过一代代婺源茶人的创造、创新,婺源绿茶、红茶、白茶、黄茶、黑茶等“百茶齐香”。不论林生茶、虹井茶、大鄣山茶、五龙山茶,还是正稀茶、益和茶等等,在婺源这个茶乡大家庭里,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“外号”:中华文化名茶!都有一个共同的“胎记”:中国名牌农产品、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!
 
…… ……
 
近些年,在发展全域旅游的过程中,婺源挖掘陆羽遗迹、方婆遗风、公议茶规等茶叶典故,将之融入乡村茶旅游路线,把乡村美景与茶文化有机结合,打造了集观赏性、趣味性、体验性于一体的茶旅游景点。并结合新兴发展的民宿产业,打造了将军府、明训堂、继志堂等一批茶文化主题民宿,涌现出了茶文化主题小镇、茶文化特色旅游村等,为茶乡添彩、为旅游喝彩。
 
为了弘扬婺源茶道的廉洁之道、礼让之道,婺源还可以探索“朱子文化+茶业”工程,挖掘朱子在故里留下“以茶会友、以茶言情”的佳话轶事,打造融茶道、音乐、舞蹈、书法、诗词等于一体的朱子茶文化节目。如设立朱子茶诗书馆,既展示朱子的诗词、书法,又为现代人提供写诗、泼墨的场所。还能打造旅游创意茶园,设立“朱子煮茶”“廉泉让水”等景观小品,以名人效应带动茶文化旅游,促进茶旅融合发展,实现“茶园变公园、茶叶变金叶、茶山变金山”。
 
今年5月21日,我在婺源参加“茶和世界·品享婺源”首届国际茶日活动,融入“竹雨松风蕉叶影,茶烟琴韵读书声”的情境,遂又引发了对茶的思考:人在草木间。为了共品茶香茶韵,共享美好生活,需要我们倍加珍惜一草一木、敬畏一草一木!
 
茶艺:葛东升
 
——有着“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”之境的流苏小筑,因诠释着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生态文明思想而备受欢迎。
 
我想,如果把地球当作一棵茶树。那么,我们不正是茶树上的叶片吗?茶叶飘香,焉能离开茶树健硕?
 
眼下,正值婺源栀子花开时节。看着一片片含苞待放的栀子花灌丛,仿若一棵棵茶树正抽出着新芽……
 
——茶香似花香,茶香胜花香!
 


扫码关注 微信公众号:婺源绿茶

婺源名茶推荐